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

    校霸和他的小哭包(校園) 海棠文學城

      所有人的實現,齊刷刷地落在這一大一小身上。

      跪在藥神像前的女人猛地拽住了鳳傾音的裙角,她的雙眸猩紅,柔弱不堪,好似風一吹,就會帶走一樣。

      “您就是濟世堂的神醫,塵不染?”

      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,死死地攥著鳳傾音。

      五年了。

      這張臉何其熟悉吶。

    鳳家五小姐,她的好妹妹鳳琉璃。

    當初若不是鳳琉璃嫌棄攝政王殘廢,讓自己替代她嫁入王府,自己又怎么可能會受傷?

      “塵不染豈是你能直呼的名諱。”鳳傾音緩緩蹲下身子,接下臉上的面紗,“我的好妹妹,五年不見,你卻是連我的模樣都認不出來了?”

      “!”

      鳳琉璃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,她死死地攥著手,看著面前這張令她妒恨的臉。

      鳳傾音沒有死?

      攝政王府一場大火沒有燒死她,那攝政王上報的尸體又是誰的?

      當初所有的人都以為她鳳傾音死在那場大火之中,就連那個男人也對外如是說。

      “姐姐,你沒死?”鳳琉璃咬著下唇,慢慢穩住了自己的情緒,她的心口像是被什么擊中一樣,可面上依舊一副無害的樣子,令人作嘔。

      “你很失望,是嗎?”

      鳳傾音一挑眉,她隨即坐在椅子上,視線掃了地上那個狼狽不堪的女人。

      “姐姐,你怎么會這樣說呢,我高興還來不及呢,父親若是聽到這個消息,定然也會開心的,你同我回去吧,這些年在外面定然是吃了不少苦。”

      鳳琉璃慌忙站了起來,那般溫柔的說道。

      可她轉而便對上了那雙陰戾的眼。

      “你不是想求藥嗎?跪下!”

      女人冷嘲一聲,嘴角的笑意越發深了,她以為她還是從前那個會被她哄得團團轉的鳳傾音嗎?

      她的眼神,看得鳳琉璃渾身一抖,她無措地看著鳳傾音。

      “姐姐?”

      “五年前,大婚之夜,你勸我喝下一杯酒,而今我奉還給你一杯,只要你能將這杯酒喝下去。”鳳傾音勾勾手,早就在一旁候著的小家伙會意。

      他細細“加工”了那杯酒,便端了過來,遞給鳳傾音。

      站在一側的鳳琉璃嚇了一跳,她的眼眶一下子潤了。

      “姐姐,你在胡說什么呢,是……娘親生病呢,娘親一直很疼你的,知道你心中愛慕攝政王,便讓你嫁入王府,你去了之后,她在祠堂里焚香三載,你不必這般對我。”

      鳳琉璃無助地搖頭,她的眼底起了一絲恐懼。

      她從未忘記,五年前對這個傻子做了什么。

      一個早該死了的女人,突然出現在面前,饒是鳳琉璃再怎么擅于演戲,也做不到頃刻間鎮定下來,更何況,她太需要濟世堂的藥了。

      “呵。”鳳傾音冷哼一聲,揚手將那杯酒遞了過去,“怎么,妹妹不敢了?”

      她的視線,死死地盯著鳳琉璃。

      后者一個哆嗦,吧嗒一聲,杯盞落地,濺起一地的酒水。

      鳳琉璃攥著脖子,她哽咽出聲:“我知道姐姐不喜歡我,可看在娘親視你如己出的份上,救救娘親吧。”

      說著,鳳琉璃便在她的面前跪了下來。

      如此模樣,倒是她欺負了她,鳳傾音倚靠在那兒,聽著周遭人指指點點。

      “那個囂張跋扈的鳳家四小姐回來了。”

      “不是說死在王府了,還以為老天開眼了呢。”

      鳳傾音驀地抬頭,那眼眸嚇得一群人作鳥獸散,她慢慢踱步過去,腳踩在鳳琉璃的手背上:“我給過你機會,是你自己不懂珍惜罷了。”
      男人嘴角的笑意還未散去,就被水底那個力道一下子拽了過去。

      “甚好。”

      鳳傾音欺身上前,將人抵在池畔,剛才還那般強硬要耍著她玩的男人,入了池子卻像是變了個人一樣。

      嘶……男人疼的直咬牙,在入水的一瞬,便覺著渾身難耐。

      “你中毒了,男人。”鳳傾音反手一抓,攥著他的手腕:“如若我能解了你的毒,你且幫我,如何?”

      男人身子僵直不動,他的額頭青筋暴起,看著女人肆無忌憚地將指腹劃過他的身前,眼底滿是挑釁。

      大膽的女人,粗俗不堪!

      他,他定會殺了她的!

      容不得男人半點抗拒,她伸手挑開了他的衣裳。

      鳳傾音驀地低頭,咬住了他的肩膀。

      男人眼眸一瞬間變了,找死!

      那股氣息在體內亂竄,他的身前,紅色的紋路在蔓延,鳳傾音覺得奇怪,這是什么毒?可她腦子混沌,早也顧不得其他。

      禁錮已久的情愫在池內慢慢暈染。

      一夜折騰,清晨鳳傾音醒來的時候,她解下頭上的金步搖,丟在他的身側。

      “昨兒伺候的還算舒服,賞你的,不用謝。”

      她一笑,拍拍他的臉頰,轉而消失在蒼茫霧氣之中。

      那個半夢半醒的男人,聽著她那般大逆不道的話,卻是動彈不得,心底的憤怒已經到達了極點!

      侍從沉墨急匆匆地闖入禁地,看一身濕透的男人,手里攥著那根金步搖。

      他的眼眸狠厲深邃。

      該死的女人,居然這樣羞辱他!

      “給我找到這個女人,殺了她。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五年后。

      大業都城,瓏城內一襲白衣的女子牽著身側那個小不點兒穿梭在人群中。

      “阿娘,再有多久才到啊,我這腳都要廢了。”

      “就在前面。”

      女人淡然一笑,在濟世堂前停下腳步,看病求藥的人排了很長的隊伍,她欣慰地笑了,一別五年,如今再回到這片土地,有些仇,也該好好報一下了。

      總不能讓那些陷害她的人一直舒服下去。

      “阿娘,里面好熱鬧啊。”小家伙探頭進去,卻見一個錦衣華服的女人,跪在藥神像前可勁地磕頭,嘴里喃喃著什么。

      蒙著面紗的女人,越過眾人走到那群人之前。

      “你這女人做什么,不懂排隊?”

      身后有人攥住了她的肩膀,卻聽得咔嚓一聲,下意識地反應,鳳傾音一下子抓住了那人的手。

      “滾。”

      她揚起手里的令牌,一旁的掌柜心下一慌,已經跟著過來了:“主子,少主子!”

    上一篇:床戲視頻 等風熱吻你 下一篇:等風熱吻你 重生后我嫁給了渣男的死對頭

    Copyright © 2021 - 2025 金柏玉 版權所有
    免責聲明:本站內容如有侵權,聯系站長:[email protected] 24小時內刪除!

    国内精品自在自线视频
    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