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

    翁公的粗大挺進我的密道 女生上學發現自己忘穿衣服了

     節目敲定以后,沈常樂也是不禁長舒了一口氣,之后的幾天時間已經不需要他多操心了。

        侯振會在侯三爺玫瑰園別墅接受特訓,沈常樂沒有搭檔,自然也不需要去小院子說相聲了。

        幾天時間也算是給自己放了一個假,畢竟在外地來回趕路演出,其實也很是勞累的。

        沈常樂婉拒了師爺石富寬開車送回家的提議,簡單的和侯三爺、師爺告別,一人走出了BBTV電視臺。

        沈常樂溜溜達達的的街上閑逛,看著來往的車水馬龍,形色匆匆忙碌的人群,心中不禁有了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,就好像再看著曾經的自己。

        難得的清閑休息,沈常樂不需要像一個上緊后的發條一般,一刻不停地想著下一步需要干什么,需要準備什么。

        但是這種空閑,沈常樂卻反而有了些茫然失措了,嗯………甚至心里還突然有點想顧允朵了………不對顧允朵?我想她干嘛呀???

        沈常樂搖了搖頭,似乎想要將那抹倩影甩出腦海。

        “誒?麻煩您等一下!您…………您是沈常樂嗎?”

        正在他心中胡思亂想的時候,三位對面走過的小姐姐,看到了沈常樂的臉,愣了一下后,趕忙上前一步圍住了沈常樂激動的問道。

        沈常樂下意識應道:“沒錯我是,您幾位?”

        第一個向沈常樂發文的小姐姐激動的跺腳尖叫道:“我的天吶沈常樂?。?!太好了我是你的腸粉??!哇太幸運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你看你看,我就說是沈常樂吧,你們最一開始還不信!”

        沈常樂眼看著四周匯聚來的目光暗道糟糕,趕緊把激動的粉絲給攔了下來著急道:“停停停,淡定美女!”

        “別聲張,走走咱們去別處聊去。”

        幾個女孩兒驚喜過后,也是連忙反應過來,跟著沈常樂往遠走了一點。

        不怪沈常樂注意,隨著他的名氣在網上躥紅越來越高,現在他也是經常被粉絲認出來了。

        再加上大家都是有從眾性的,剛開始可能真的是十多名粉絲想要簽名,路人看著前面圍成圈了,一聽說有明星,認不認識也就都湊過來要簽名了。

        單純的沈常樂,為此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,硬生生簽了兩個多小時,把一根中性筆都快簽沒水了,最終才從人中逃了出來。

        從此也是養成了平時出門帶口罩的習慣。

        激動的小姐姐也是反應了過來,趕緊道歉道:“不好意思哦男神,我剛才有一些太激動了,我很喜歡你的,我叫云奕,能給我們簽個名嗎?”

        沈常樂也是好笑的點點頭,從云奕手里接過了一個本子道:“您好云奕沒有問題的,剛才主要被圍住以后有些麻煩,還是要感謝你的支持。”

        一聽沈常樂這么好說話,另外兩個小姐姐也不干了跟著插嘴道:

        “常樂常樂還有我們呢也要簽名,我們三人都是你的粉絲,你在哪說相聲我們就跟著去哪,你看這是我們買的湖廣會館的票,今天晚上的票哦,可惜最近都沒見你在三隊演出呢。”

        沈常樂也是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這個確實怪我,因為之前在外地有演出一直沒有回來,我也是昨天剛回帝都。”

        看著三位德蕓女孩兒手里拿著的四張票沈常樂還是好奇道:

        “不過你們明明就有三個人,怎么準備了四張票啊,看你們也長得很瘦很標致呀,也不用和孫悅一樣一人占兩個坐。”

        第一位小姐姐云奕笑嘻嘻道:“男神我們是一個宿舍的,一共四人都是你的粉絲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過有一位她前幾天她交了男朋友要去約會,所以這次好不容易搶到的四張票,就只有我們三個人一起去看咯。”

        沈常樂不禁失笑道:“那意思人家有男朋友了,就你們三位還是單身狗唄!”

        “真正的德蕓女孩兒不需要男朋友的,德蕓社里面每個角兒都是我的男朋友?。?!”

        “沒錯?。?!”

    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我們男朋友可多了?。?!”

        幾個小姐姐跟炸了窩的麻雀似的臉色漲紅,嘰嘰喳喳的說了起來,也不管眼前的人是自己的男神了。

        沈常樂道:“開玩笑開玩笑,你們長得這么好看一定能找到男朋友的,好了加上你們的那位舍友四張簽名。”

        “雖然她有了男朋友可能不需要了,不過也是我的一份心意,那我先走了拜拜。”

        云奕眼睛一亮趕緊把沈常樂攔了下來道:

        “別啊男神,你看你平時都在臺上說相聲了,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聽一場相聲呢?正好我們這里有一張票不要浪費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沈常樂挑了挑眉頭還真的有些意動,云奕小姐姐的這幾句話還真的說的他心底了。

        難得休息,平時光煞費苦心逗別人了,偶爾當一下觀眾聽別人逗自己豈不也是一樁美事?

        沈常樂問道:“這個你們舍友票確定不要了嗎?如果不要那多少錢賣給我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用啦,男神當我們送你的啦不要錢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對啊對啊,我們都想請你看場相聲的,男神就收下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收下吧,就當成我們的一點心意啦好不好。”

        三人七嘴八舌的說道,都沒有想要收錢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沈常樂笑了笑道:“那可不行啊,如果你們不要錢的話,那我可不能收下你們的票,我知道你們這是好意,不過我也不能讓你們吃虧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沈常樂拿起一張小姐姐的票看了一下,挑了挑眉頭位置不錯呀,第一排,四個連坐號。

        “男神真的不用啦,我們的一片心意,再說小劇場的票也不是很貴,沒有多少錢的。”云奕說道。

        沈常樂笑了笑從兜里掏出來八百塊錢遞了過去道:“行了快收下吧,我就是德蕓社相聲演員,小劇場的票價我能不知道嗎?”

        “票價確實是不貴,不過想要買上可是太難了,尤其是第一排的票,我想你們轉手賣的話六七百也是有的,怎么說我也不能讓我幾位可愛的粉絲吃虧啊。”

        三位粉絲小姐姐看沈常樂態度堅決也是沒再多少,還是把錢收了起來,雖然她們舍得花錢買票也舍得送給沈常樂。

        但是也并不代表她們都是土豪,只不過是真心愛相聲的大學生而已,每次買票的錢,也都是從自己的生活費里面一點一滴扣出來的。

        -------------

        晚上快開場的時候,等沈常樂到了湖廣會館門口,發現三位青春靚麗的小姐姐已經等候多時了。

        對比上午見面的時候,不僅全部都化了妝,還全部穿的十分好看的,再加上本就不低的顏值在門口早就吸引了不少的目光了。

        此時一看這樣的三位美女,竟然和一個男人看相聲,而且這男的竟然還TM的遲到了?而最牛批的是這三位美女竟然一點都不生氣,反而還十分開心的樣子………酸了,真滴酸。

        沈常樂當然感受不到四周男性羨慕嫉妒恨的眼神,他此時帶著帽子墨鏡,臉上還有一副口罩。

        也就是沈常樂是來湖廣會館來了,要是去的是銀行,可能現在已經被警察叔叔抓起來了。

        云奕三人看著沈常樂的一身裝扮也是不禁笑出了聲道:“男神,你這幅裝扮是干嘛呀,怎么感覺像是搶錢劫色的???”

        沈常樂翻了個白眼道:“什么叫搶錢劫色啊,就憑我這顏值還需要劫嗎???”

        “至于這樣穿當然是怕有人認出來了,我現在可是在相聲小劇場,不是我吹,來這里不認識我的人絕對屈指可數,我要是不稍微偽裝一下子,被認出來了還怎么好好的聽相聲???”

        云奕笑瞇瞇道:“這樣啊男神,你看看我們三人和上午有什么變化嗎?有沒有哪里不一樣?”

        沈常樂一本正經的上下左右來回看了一眼,不確定道:“你們……洗頭發了?感覺飄逸了一些,用的什么洗發水了能給我推薦一下嗎?”

        “不過超過一百塊就算了,我舍不得。”(;一_一)

        三人一陣喪氣,鋼鐵直男本男,絕對的晚期沒救了。

        “好啦好啦當我什么都沒說,走吧我們進場吧。”

        湖廣會館一般是德蕓社里的隊伍倒班演出,沒有那隊固定在這里,不過相對來說德蕓社三隊在這里演出的多一些。

        相比起德蕓社別處的地址來說,其實湖廣會館相對來說更加的古樸大氣,蘊含著歲月以及戲曲的元素。

        嘉慶十二年(1807年)正式創立,是清朝四大戲樓之一,2019年湖廣會館被列入第八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。

        當然如果對于德蕓社的粉絲來說,提到湖廣會館印象最深的應該就是傳聞中的百年不洗的手絹,以及桃兒坑王駕到里面說的四大鬼樓之一。

        演出還有幾分鐘開始,服務員已經在場子里面忙活開了,給沏茶倒水,拿來水果瓜子什么的小玩意兒。

        沈常樂靠在寬敞的椅子上分外的舒服,人們都說千萬別把愛好當成工作。

        如果把愛好變成工作,那就意味著對愛好的熱情需要靠外界刺激來滿足。

        一旦得不到正性刺激,或者這些刺激的強度不能越來越大,那么,對于愛好的熱情就會慢慢消失。

        當然,也有人能將愛好與工作很好地結合,那么,他在這項愛好上的才能與熱情要遠遠高于常人,如此方能抵消工作的消磨。

        雖然沈常樂對于相聲依舊是十分的熱愛,但是因為需要登臺演出的原因,他也確實好久沒有真正放下所有的事情,一門心思的作為觀眾,百分百的投入到相聲里面了。

        簡單的喝了兩杯茶,三隊的演出也是正式開始。

        第一場開場的是王磊、張鶴軍表演的《三節拜花巷》是一段北方民間的一種曲藝形式改編的相聲,屬于《數來寶》的一種多被用于乞討。

        男女兩人表演,雙方互相稱作老頭子,老婆子。通常只在春節,五月節,八月節,在居民居住的小巷子里演唱,向居民要錢,所以被稱作三節拜花巷。

        當然了,這段交給相聲演員來演的話,就要更加耍寶好玩一些了,德蕓社的玲瓏組合相對來說在開場的時候更加愛用這段,俏皮活潑,有打板有唱。

        兩位表演的也是很賣力,板打的很好足可以見基本功的扎實。

        下場之后,主持人也是走上舞臺笑道:“下面請欣賞相聲《雜學唱》表演者張九楠、高九層。”

        這對兒前段時間好像不在三隊吧……沈常樂有些好奇道,好像自己出門演出了兩三個月,每個隊的成員也稍微微調了一些。

        一旁的云奕看出了沈常樂有些疑惑的表情笑道:

        “男神他倆可有意思了,你一會聽一聽就明白了,最近他倆在小劇場很火的哦,當然比你差了那么一乃乃。”

        沈常樂一本正經道:“可別這么說啊,相聲大家一人一個口味,也不用非比誰強誰弱,觀眾喜歡就行了。”

        隨著兩人一出場,現場的觀眾熱情度好像也高了一籌,沈常樂暗暗點頭,意識到云奕說的不假。

        九字科頭九都是當年中旬才正式拜的師,可以說也都是相聲演出時間不長,還大多都屬于說好老段子,一步步磨煉找自己風格的過程中,能夠讓大家有印象有興趣,已經是很好的表現了。

        畢竟像沈常樂這樣,剛學了不到三年就直接上臺演出,還牛批的一塌糊涂場場高能的相聲演員,還是極少數。

        逗哏的九楠長得微胖,小眼睛,頭發梳了一個莫西干頭還染成了奶奶灰,捧哏則是相對正常不少,身材豐滿,長相憨厚,怎么說呢,絕對是捧哏的好面相。

        張九楠:“臺下的人來了不少,也沒有人來送個笑話果盆什么的,是因為我們沒名氣嗎?”

        底下觀眾不少湊齊趣道:“是!”

        張九楠道:“畢竟我們是還是剛演相聲的小學生,粉絲還是比較少,不過我前排這四……這三位美女可都是我的粉絲。”

        沈常樂朝左右一看不禁樂了,九楠可不就是說的自己身旁這三位嗎,好家伙看來自己這幾位粉絲也是夠花心的啊。 上一篇:放蕩勾人綠茶女(h) 寶寶幾天沒做都濕成這樣 下一篇:伸進班花衣服揉捏豐滿渾圓 伸進去吃胸膜下面的視頻

    Copyright © 2021 - 2025 金柏玉 版權所有
    免責聲明:本站內容如有侵權,聯系站長:0000000@qq.com 24小時內刪除!

    国内精品自在自线视频
    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