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

    雙腿大開被綁到椅子扶手上 各種姿勢撞擊律動H

        李衛東關于日本經濟泡沫的分析,實際上是后世無數經濟學家研究后的共識,其中不乏有幾十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。

        而且后世的經濟學家是根據經濟泡沫的結果,去分析過程和原因,這種分析根本就是事后諸葛亮的行為,就好比拿著正確答案去分析題目考的是什么內容,得出的結論當然是頭頭是道。

        八十年代中國的經濟學家,很多都是研究計劃經濟出身的,他們的能力原本就不如國際平均水平,跟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更是差了好幾層樓,再加上后世的經濟學家都是些事后諸葛亮,于是乎中國經濟學家關于日本經濟的分析,瞬間變得一無是處。

        蕭遠征越聽越覺得李衛東說的有道理,不知不覺間,他甚至拿出了小本本,開始做筆記,時不時的還會提問一兩句,就像是個虛心受教的學生,在向李衛東學習。

        李衛東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,他本來就是打算在蕭遠征面前顯擺一番,以后進口編織機也能更加方便,所以李衛東干脆把后世那些經濟學家的結論,一股腦的全都拋了出來。

        這信息量有點大,蕭遠征聽的越多,越覺得李衛東的知識竟然如此的淵博,他的分析比起京城那些經濟學教授,合理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        終于,李衛東講完了日本的經濟泡沫,而蕭遠征已經記了幾頁的筆記。

        “李廠長,你介紹的這些,真實的是令我耳目一新!這些東西太有用了,我找人整理一下,完全可以詳細的寫好幾篇內參了,恩,回頭得拿回去,先給老爺子看看。”蕭遠征下意識的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老爺子?”李衛東心中一震,這個蕭遠征果然不是一般的高干子弟。李衛東心中更是開始思量,蕭遠征背后的老爺子,究竟是哪一位大佬。

        蕭遠征不愿意提起自己的家世背景,他話音一轉,開口說道:“實不相瞞,我們公司一直與日本有比較多的業務往來,以前主要是從日本進口一些家用電器,現在的話主要是進口照相機、音響等高附加值的產品。

        根據公司的計劃,打算在日本設立一個辦事處,以方便業務的開展,所以準備買一處不動產,作為辦事處的工作用地。我本來還在選地方呢,現在聽了你的介紹,這不動產,我可不敢買了!”

        蕭遠征說著,指了指桌上那幾張房地產的廣告。

        “雖說東京的地產一直在上漲,但能不能賣出去卻是兩件事情,有價無市??!所以目前的情況看,租房還是比較劃算的,等到經濟泡沫破掉以后,房租還會下降,蕭總要是打算建立辦事處的話,可以考慮租房。”李衛東開口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恩,我會慎重考慮你的建議。”蕭遠征話音頓了頓,接著說道:“李廠長,你這樣的人才,待在一個小小的服裝廠里,實在是太屈才了,有沒有興趣來我們公司?我們這里的工資高,而且還有額外的外貿補貼,另外我還能幫你解決滬城戶口問。”

        蕭遠征開出來的這些條件里,工資高和外貿補貼倒是其次,滬城的戶口,那是真香!即便是在八十年代,滬城戶口也是鶴立雞群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李衛東卻不為所動的笑了笑,他開口說道:“多謝蕭總抬愛,實不相瞞,我所在的服裝廠,現在就是被我個人承包了,為了承包服裝廠,我可是從銀行貸款了五十萬,我每天一大早起來,先算算今天欠了銀行多少錢。所以我現在得趕快做出產品來,把那五十萬還上!”

        “貸款五十萬!李廠長有魄力!”蕭遠征恍然般的點了點頭。

        對于蕭遠征這種級別的高干子弟而言,五十萬人民幣也不算是巨款,但是考慮到李衛東只是小城市的人,而且又沒有什么強大的背景,敢于貸款五十萬承包服裝廠,那真的需要很大的魄力。

        蕭遠征接著說道:“李廠長,既然你打算通過我們公司,去購買日本的進口設備,而且你提供的又是正好是日元,那也省的我們再兌換美元了。不過有句話我得先說清楚,通過我們購買進口設備,我們公司也是要收取一定的手續費,以及運輸和通關費用的,所以最終的成交價格,肯定會比外貿局那邊貴一些。”

        “這個我明白!”李衛東點了點頭。

        外貿局是官方采購,所以可以不賺差價。而外貿公司就是賺這筆差價的,該讓人賺的錢,肯定得讓人賺到手,這樣人家才會幫你干活。

        “那好,既然這樣的話,我就安排人,去聯系一下大冢公司,詢問一下你要的編織機,回頭我會給你報價。”蕭遠征開口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多謝蕭總了!”李衛東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。

        “是我該謝謝你,照顧我們生意。”蕭遠征話音頓了頓,接著說道:“站在公司的角度上,我當然很歡迎你這種客戶,但是站在個人的角度上,我其實并不贊成你去購買進口設備。”

        “為什么?”李衛東不解的問。

        “進口設備的價格比較高,而你的服裝廠只是一個地市企業的三產,何必用這么高級的設備呢?這樣生產成本,會不會太高了?”

        蕭遠征說著,向前靠了靠身子,接著道:“李廠長,如果你愿意的話,我可以給你一批音響、唱片機,或者是最流行的walkman,你用這一千萬日元,從我這里買上幾百臺walkman,去城市里一倒騰,最少能賺這個數!”

        蕭遠征說著伸出了兩根手指。

        李衛東知道,蕭遠征所說的“這個數”,是二十萬人民幣,

        倒爺賣索尼的walkman,一臺賺五百塊很正常,這么算起來的話,倒騰400臺walkman就能賺二十萬。

        不得不說,蕭遠征的建議很令人心動,可惜李衛東并不是個倒爺。

        只見李衛東搖了搖頭:“我之所以購買進口設備,是因為國產設備做不出來我想要的產品。我也知道倒賣進口產品很賺錢,但我還是想踏踏實實的做實業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你有沒有想過,你花外匯買來的進口設備,生產出來的產品,賣的卻是人民幣,這可一點兒都不劃算!”蕭遠征繼續勸道。

        李衛東微微一笑:“蕭總,既然我舍得花外匯買設備,那么生產出來的產品,怎么可能賣人民幣?”

        “你要做出口?”蕭遠征這位見過大場面的高干子弟,在這一刻也變得不淡定起來。

        李衛東卻是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:“我研發生產新產品,就是為了出口,把產品賣給外國人。”

        蕭遠征倒吸一口冷氣,他沒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,不僅有魄力,還有這么大的野心。

        當時的中國并不是世界工廠,在八七年的時候甚至還是個貿易逆差的國家,這也從側面反映了中國出口的疲弱。

        而當時有能力出口創匯的,基本都是原料,比如石油、礦石、煤炭、稀土等等,出此之前像是茶葉、絲綢一類的初級產品,也會受到老外們的喜歡。

        至于中國產的工業產品,怕是連非洲國家都看不上,以援助的名義白送的話,人家或許會欣然接受,讓他們花錢買,肯定會遭嫌棄。

        服裝行業雖然有什么技術含量,東西也賣不上價,可好歹也做的也是工業制成品,這要是能出口創匯的話,真是放了一顆衛星。

        更何況李衛東的服裝廠,只是一個地級企業的三產,那年頭國家級重點企業生產的產品,外國人都不賴要,一個地級企業的三產,卻打算將商品出口,這大概就相當于一個乞丐,立下了當皇帝的遠大目標。

        如果是平日的話,得知一個地級企業的三產嚷嚷著要出口,蕭遠征肯定會嗤之以鼻,然而今天他聽到李衛東這么說,卻沒有任何的不屑一顧的情緒,蕭遠征的內心當中甚至產生了一種沖動,他希望李衛東可以成功的把產品賣給外國人。

        蕭遠征不由自主拿出了一張名片,遞到了李衛東的手上:“李廠長,這是我個人的名片,上面有我的聯系方式。”

        以李衛東這個三產服裝廠廠長的身份,是不足以拿到蕭遠征名片的,即便是跟民泰外貿公司有業務往來,聯系那位陳經理也就夠了。

        所以這張名片代表了一種認可,或者說是一種關系的體現,最起碼在蕭遠征眼中,李衛東不再是個無名之輩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通過貿易公司購買設備,價格果然要貴很多,每臺的到岸價是250萬日元,按照匯率大約是一萬五千美金。

        楚教授曾經說過,特區的港商企業購進的編織機,到岸的價格大約是一萬美金,也就是說一臺進口編織機,貿易公司要賺走超過五千美金,這利潤可是相當可觀的。

        李衛東狠狠心,直接訂了四臺進口編織機,1000萬日元瞬間花光光。

        編織機從打包運輸,到順利通關,大概需要一個月的時間,李衛東也沒有閑著,而是又去了一趟津門,去找楚教授。

        楚教授那里,在一群實驗狗的努力下,填芯辮的工藝問題已經解決。

        現在是萬事俱備,只欠東風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在蘇南的某個服裝廠里,老板“五哥”摸著剛生產出來的皮夾克,一臉如釋重負的表情。

        蘇南的制衣廠終于找到了聚氨酯合成革的材料,然后馬上山寨出了產品。

        “這么算一下的話,一件皮夾克,原料成本才四十塊錢,加上手工的話也就是四十出頭,可出廠價卻要賣七十塊錢,真是太黑了!”五哥輕聲嘆道。

        旁邊,五哥媳婦興沖沖的說道:“當家的,現在該咱們這筆錢了!一件賺三十塊,做個一千件,就能賺三萬塊錢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你個傻娘們兒!現在這東西,可賣不上七十塊錢了!”五哥話音頓了頓,接著說道:“你去鎮上其他得制衣廠打聽打聽,做這種皮夾克的可不止我們一家,我想用不了多久,整個蘇南的制衣廠,都會做這種皮夾克,到那個時候,怕是連五十塊錢的出廠價都賣不到!”

        PS,剛瞅了一眼后臺,均定2777,很吉利的數字,有沒有看盜版的大佬賞個訂閱,咱們沖上2800均定繼續加更! 上一篇:伸進肚兜揉捏她的乳尖 趴下讓老子爽死你 下一篇:在教室被老師添下面好爽 父母兒女一家狂i目錄

    Copyright © 2021 - 2025 金柏玉 版權所有
    免責聲明:本站內容如有侵權,聯系站長:0000000@qq.com 24小時內刪除!

    国内精品自在自线视频
    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