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

    塞珠子自己排出來車 40歲男人壓在20歲姑娘身上

        姚捷,又是那個帥哥”

        在和母親報備、已經開始登機后,發現這班飛機、就是前兩天自己回來時的那組空乘。

        今天航班的人不多,不過李明翰也沒好意思多點午餐,依然是三份。

        “MU2736航班,十分鐘后將降落山城江北機場,請大家不要離開座位,系好安全帶。”

        聽到提示音,李明翰取下畫板上的素描,系上安全帶。

        下飛機的時候,李明翰把那張素描、遞給了客艙門口的姚捷。

        劉大林已經開車帶著設備,早早的等在機場,接到李主任,兩人趕往何川。

        “哇、畫的真像啊,咦、后面有字,李明翰、還有電話號碼。”飛機起飛的間隔時間,幾個空乘在客艙門邊議論著。

        “字寫的真好看,人又那么帥,姚捷,你打他電話啊。”沈逸麗眼睛里全是小星星,不過知道自己的條件。

        這一刻、只是對閨蜜的羨慕和關心。

        “馬上就要起飛了,為什么要打他電話。”雖然嘴上拒絕了,不過拿在手里的素描攥的更緊。

        找了個空,姚捷把素描夾在工作間的,記錄夾最后面,生怕把紙給弄皺了。

        直到下午兩點多鐘,李明翰才收到女孩的短信,知道了姚捷就是徽都人。

        約好下次李明翰回徽都,還乘坐她們機組的航班,姚捷幫買票的話,公務艙可以八折。

        這一周跑了五個區,何川、銅南、同梁、大腳、碧山。

        周五晚上、送張瑜英回家,張處下車的時候,手機掉到地上,電池都摔了出來。安上后通話斷斷續續的,李明翰默默的記下了。

        回到辦事處都快十點了,不過收獲滿滿,五個區銷售了四十多套設備,另外預定了九套。

        在家沖了一把澡后,李明翰撥通了林佳的電話:“下班沒有,想你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你知道想我了,這十來天跑哪去了?”林老師明顯有點不開心,男人都是臭東西,吃到嘴了就膩了,這才多久??!

        “每天累的跟狗似的,你等我、馬上過來接你。”

        酷路澤停在健身館停車場的一個角落里,壯碩的車身在輕微的晃動著:“不要被人看到、怎么見人??!回家去好不好”

        “沒事,這會哪還有人,今天安全吧?”李明翰把女人摟在懷里。

        車身晃動的越來越激烈,車窗內隱隱傳出呻-吟的聲音

        劉小飛很久沒來健身館鍛煉了,開業不久就發現這里,有個女教練特別的迷人。

        那火熱的身材,一定會欲仙-欲死,想想心里已經爽飛了。

        但是這女人有點棘手,自己一次性就買了,一百節瑜伽和一百節健身課,可是女人對自己、總是不冷不熱的。

        一個多月前拉伸的時候,大腿后側的肌肉就不舒服,肯定是這女人給動了手腳。

        今天晚上特地遲一些來,準備再努力一下,看看能不能有機會,先約出去吃個宵夜。

        當劉小飛換好訓練服,剛走出VIP休息室,正好看見不遠處,李明翰和林佳有說有笑的準備下樓,立刻閃回更衣室。

        胸中的怒火、一點一點的燃燒起來。不怪女人對自己不理不睬的,原因在這呢,對李明翰的態度,立刻從排斥轉為厭惡。

        等了一會,也沒心情訓練了。換回衣服下樓開車,當燈光掃過停車場角落的時候,一個熟悉的車牌映入眼簾,5678這是伊喜的車。

        把車停在健身館外面路邊,一個不引人注意的地方,劉小飛靠近停車場外側的柵欄邊,觀察著酷路澤。

        車身在不停的晃動著,做為一個老司機,當然知道車內在發生著什么。

        這一刻劉小飛對李明翰的態度,已經從厭惡轉為極度憎恨,恨不得立刻報警,把這對狗男女抓起來。

        李明翰當然不知道,此時有個人,恨不得殺了自己,這一刻他正努力的取悅著林佳。

        漫長的四十分鐘后,酷路澤停止了晃動,女人癱倒在后座上。

        林佳終于相信男人,這一段時間是在忙事業,而不是在外面偷嘴了。

        昨天從健身館回來后,二個人在浴室里、觀影室的沙發中、房間大床上、戰斗就沒有停止過。

        早上剛醒,男人又給喂了一頓早餐。

        叮嚀嚀、一陣鈴聲打斷了,準備起飛的戰機:“李主任嗎,我老魏啊、我們這有臺三菱氣囊燈亮了、消不脫,你有沒得時間過來一趟?”

        林佳笑著把男人推了下去:“去忙吧,晚上早點回來。”

        戀戀不舍的、在床上又揉了幾分鐘,李明翰才起床沖了個澡,駕車離開。

        氣囊故障燈亮了消不了,多數是保險絲出了問題,一查果然不錯。

        讓廠里的工人,給洗一下車、打個蠟,試一下前段時間給送來的拋光機好不好用。

        乘著洗車的時間,李明翰給魏大勇推薦著,超聲波油嘴清洗機,前幾天在何川就賣了兩臺。

        “你在外面任何一家買,都不會低于一萬二,我給你九千八,怎么樣。”

        其實前幾天,就有廠家直銷,上門推薦過。牌子未必一樣,人家報價也就一萬,真要還價,九千大概率能拿下。

        不過,魏大勇還是決定,在李明翰這里定。

        李主任住的離自己近,大小問題只要自己一個電話,基本都能很快趕過來。這一年多、來了都十幾趟了,雖然自己前后也在他那里,買了好幾種設備。

        所謂做熟不做生,多幾百塊、就幾百塊吧。

        九千八,李明翰能掙三千不到,前幾天何川的貨,收的都是九千一套。

        誰讓魏大勇一大早、打擾自己起飛的,多收八百算是精神損失費。

        離開川東石油,李明翰又去了趟解放碑。

        買了一套SK-II的禮盒,找到一家手機商城,買了一臺摩托羅拉掌中寶,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直板機,貼錢給換了一臺愛立信的T28s翻蓋。

        之所以一直沒換破手機,是因為現在的手機,就沒李明翰能看上眼的。

        他準備等一等,明年諾基亞8850應該就上市了,不過最近的這種收入水平,也不必再摳摳搜搜的了。 上一篇:翁公的粗大挺進我的密道 高潮了還繼續啃花蒂 下一篇:張開腿用舌頭滿足你 張開腿用舌頭滿足你

    Copyright © 2021 - 2025 金柏玉 版權所有
    免責聲明:本站內容如有侵權,聯系站長:[email protected] 24小時內刪除!

    国内精品自在自线视频
    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