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

    被老漢聳動呻吟雙性美人 女上男下啪啪激烈高潮

    歐陽一聽就知道了原因,然后說道:“不錯!你們辛苦了。”然后趕緊就離開了手術室,老太太有點不好意思,思維的誤區!

        被追捕的幾個人差不多可以說是窮兇極惡,幾個人都是從小一起在長大的,礦區的子弟。相對于普通人來說,他們從小生活就不錯,稍微長大一點就懂得了金錢的重要性,老式的國營企業管理松散,沒錢了他們就去偷點礦石偷點金屬之類的買掉,然后大吃大喝早早就進入了小康生活。

        邊疆地區,人員紛雜,常年廝混在收購站的他們結識了不少專門走私的客戶。別看這收購站又臟又臭,可這個行業是一個不起眼,卻能賺大錢的行業,欺行霸市肯定不會少,而且手里有了人命的他們更加的瘋狂~!

        國家不針對你,那你可以逍遙,一旦對你認真起來,就不是開玩笑的事情了。拒捕!邊境公安不是普通警察,直接開槍,半自動的武器直接把三個人打成了篩子。

        幾乎很多行業都有這種為了利益,組織閑散人員利用武力壟斷市場,特別是見不得太陽的行業,更是如此。遠的不說,一個醫院的票販子就不是一般人能干的。

        一個幾百元的號能讓他們炒到幾千甚至上萬,國家的法度對于他們來說真太輕松了,關幾天出來接著干,他們是一群趴在病人身上吸血螞蟥!

        手術終于做完了,多年高強度的訓練也加大了朱兵的生存幾率,要是一個身體素質差或者歲數大的人,今天說不定就喪命了。麻醉師和護士推著病號去了ICU,這種重病號還要去ICU住幾天,畢竟手術很大,失血不少。

        張凡出了手術室,看到了邵華和路任佳。“沒事了,過幾天就可以見到朱兵了!”本來情緒已經平穩的路任佳看到張凡后,又開始流淚,“他都是為了我!我真的好難受??!”說女人是水做的話真的沒錯,請珍惜為你淚流的女人吧,等哪天流淚的女人流不出眼淚的時候,你后悔都來不及。

        “沒事的,已經沒事了,放心吧。你現在待在這里也沒有什么用,ICU不會讓家屬進入的,我和邵華送你回家。”

        “嗯!”

        現代社會科技越來越發達,一般人覺得自己出生在一個信息暢通的時代,坐在家中就能得知地球另一端剛剛發生的事情。其實這不過是個信息黑幕而已,看著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,其實有用的信息一條都沒有,除非是天才能從其中嗅到什么,不然這些信息只能用來打發時間。真正有用或者隱蔽的信息,一般人還是不知道。

        真正的消息靈通的人士可能不知道今天普京干了什么事情,馬云說了什么話,可他知道最近政策有什么變化,身邊有什么事情發生。馬文濤就是這么一位消息靈通人士。

        華國大發展,沿海已經起來了。其他的不說,超級油輪一個一個的,下餃子一樣的建造就是個體現,其中的道理軍事迷應該清楚。南方發展了,剩下的就是西部,準確的說就是邊疆了。因為這里是通道,是國門。要發展,先修路,這個標語熱火了半個世紀。

        “邊疆要通火車了!”馬文濤專門找到張凡后第一句話就是這個。

        “好事啊,以后回家方便了!”張凡一聽也高興起來了。這就是凡人的思路。不要鄙視,你我都一樣,時代的潮流一般人真的追不上。

        “沒出息的樣子!”馬文濤翻著白眼鄙視了一下張凡。

        “有事沒事,沒事我還要回去看書去呢。”張凡對馬文濤沒一點耐心。這玩意,就愛故作高深。

        “哎!上天真的公平,給了你一雙靈巧的雙手,卻沒讓你開竅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真走了!”張凡作勢要走。

        “我要開醫院了。”馬文濤拉住張凡后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是已經開醫院了嗎!”

        “這叫醫院嗎?也就是大一點診所而已。”馬文濤這幾個月在醫療上嘗到了甜頭,雖然現在還不能稱之為事業,可他的雄心萬丈已經燃起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開唄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們合作吧!我當大股東,你做二當家!”馬文濤對著張凡說道。幾個月下來,他是看清了,張凡是個人才,而且是個高級人才,一定不能放走。而且他和秦家的大姑娘已經進入說不定就要訂婚的程度了。

        “開多大的醫院,我可沒錢。就是有錢也不會投資給你的,你什么都不懂,要是虧本了,我這可是血汗錢。”張凡一點都沒興趣,雖然馬文濤的勢力看起來不錯,可張凡真的覺得他不靠譜,說開醫院就開醫院,說干什么就干什么,比李輝都不靠譜,醫院是什么,會死人的,一個處理不好,出了醫療事故,三年白干!

        這就是眼界的差距,張凡也就是個普通人,普通人做個小買賣,不思慮不考察個一半年的,絕對不敢貿然去干,因為怕輸怕虧本。而馬文濤給張凡的映像就是魯莽!張凡還是年輕,看不懂經濟社會下的錢和權。

        “你放心,就你那點錢我也看不上,我的意思是我出資金,你出技術。我們成立一個中型的綜合醫院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就算了,你繼續開你的醫院,我給你打工就行了,有做不下來的手術,叫我去做,你給我勞務費就行了。什么當家不當家,我沒哪個本事。”張凡最大的有點就是自家事自家清楚,有多大的鍋做多大的飯,管理醫院太扯了。

        要是一般的商人,張凡這種提議是最好的,勞務費又不貴,可馬文濤不想做一般的商人,他的野心很大。

        “你聽我說,我給你這個榆木疙瘩上上課。”馬文濤給張凡倒上了有年份的普洱后,繼續說道:“邊疆要開發了,從內地到邊疆的火車,終點和去歐洲的起點就設置在了茶素市?,F在這邊的土地就和白送的一樣,等火車站開發起來,周邊就是黃金地段。只要你愿意幫我,以后這個醫院絕對能屹立在邊疆省,這就是我們的起點!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會離開公立醫院的,要是為了錢我早就去南方了。你還是省省吧!”張凡紋絲不動。

        “你想過沒有,這個地方你能確保以后永遠呆在這里嗎?”馬文濤不甘心,繼續誘惑到。

    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就你這個樣子,四處走穴,十年都不一定能保證自己的財務自由,財務不自由就能牽制你的一切,可財務自由了,首先你就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情,而且這個醫院只不過是個起點,等遍布全國的時候,你想干什么想研究什么,這個醫院就成為了你最大的保障。你想想!”最后一句話擊中了張凡的內心。

        財務自由什么的張凡還真的沒什么想法,一天三頓飯,有吃有喝,還有房子住,已經自由了,可馬文濤的想研究什么,一下子讓張凡愣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是??!以后不管如何發展,醫院還是醫院,體制還是體制,不會因為一個人去改變什么,就算有系統還是會被束縛在體制中,如何去改變呢?馬文濤的說法不失為一種好辦法。”張凡半天沒說話,馬文濤不著急,他覺得他已經說服了張凡,在一邊悠閑自得著喝茶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為了錢,而我是為了興趣或者理想,我覺得我們以后不會走到一起的。”張凡想了想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胡說,什么為了錢,我缺錢嗎?我要真想要錢,會干這個?一天提心吊膽的,你們上手術多久,我就不安心多久,這是事業懂不懂!事業!”馬文濤激動了,因為他被鄙視了。二代的世界永遠不是張凡這種人能理解的。

        “好吧,事業。醫院聽誰的!要是聽你的我絕對不會同意的,繼續這樣還不錯,我愿意做的手術我就做,不愿意做的手術我就不做,挺自由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臉真的好大。醫院當然聽我的,不過在醫療方面聽你的!”馬文濤的白眼都快翻出來了。

        “當我執意去做一個看不到利潤可花費巨大的事情,你會同意嗎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傻不?”

        “你說呢!”

        “花費巨大,成果一定巨大。就算失敗那只能說是技術不到家或者思路不對,只要是業務方面我絕對聽你的。而且我再重申一遍,干這個不是為了錢,這是事業!”馬文濤第一次放下作態,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隨時有退出的權利,你不能拿任何的條文來脅迫我!”

        “你別把你看的太高,我還擔心以后事業干大了,想趕你的時候把你趕不出去!”馬文濤內心再狂笑!張凡不懂,他懂,醫療是什么?醫療就是集研究和實際應運的一門科技,技術為王的行業。醫療中什么都是假的,只有人才才是第一位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準備怎么弄?我真的沒錢!”

        “別廢話了,來看看規劃圖。”

        “這是什么規劃圖?”

        “茶素市火車站高鐵站的規劃圖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!”張凡一點都不驚訝,因為他不懂!這個規劃圖要是給一個房地產的開發商看到了,一定能讓開發商幸福的暈厥過去,早一步的利潤不是翻倍,而是幾十倍!

        “我準備再這里購買上百畝的土地,開建一個輻射斯塔各國和茶素市周邊市區的醫院,把這里打造成邊疆另一個醫療中心,畢竟邊疆太大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額!哪的花費多少錢?一個核磁多少錢你知道嗎。我們醫院現在蓋的兒科和急救中心你知道國家撥款了多少嗎,我覺得我還是退出的好的。”馬文濤的雄心壯志直接嚇退了張凡。

        “挨!我真的想打開你的腦袋看看,是不是裝的漿糊!這些都不是你操心的事情,你的任務現在就開始去培養聯系一些醫學人才,我說明一點是人才。其他的交給我,我要趕在落項之前就搞定前期的土地收購,而且最近我要去首都了,我一個人吃不下來,我必須去聯系合作伙伴。最近你多上點在醫院里,老陳和李亮還擋不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!好吧。”張凡有點猶豫,這個計劃怎么聽怎么不靠譜。

    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拉來的伙伴也是從我的股份里面出,不會讓你吃虧的。真是!”馬文濤以為張凡糾結在股權上面,其實他把張凡看高了,這些東西張凡真的還不懂,而且也不熱心,真正打動張凡就是一句話,自由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有些人,擁有先天的優勢,卻干著各種項目的掮客,搞條子拉關系,這種人不少,而真正想干一番事業的人也不少,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吧!

        馬文濤走了,去了首都。這是近幾年來,他最上心的一件事情,為了這件事情,他已經和他的父親妥協,不論和秦家結親也罷和王家結婚也行,只要不阻攔他干自己想干的事情,怎樣都行。

        把醫院甩給張凡后,他懷著遠大的抱負去了首都,而張凡就苦逼了,第一次接觸醫院管理的他,真的被弄的焦頭爛額。雖然馬文濤在邊疆有深厚的關系,可醫院一般的運行程序還是得遵守。

        今天去衛生局開會,明天去醫保局談話,后天還得應付一些廠礦的老板,而且他還要天天去市醫院上班,一周的時間,讓張凡無比的想念馬文濤??纱饝司鸵龅?,這幾天逃班有點多,內分泌的主任都有點不樂意了。

        好在張凡大查房的時候一番講課,算是怔住了大家,不然老太太早就把張凡踢出內分泌了。

        看著張凡一天,不是去外科看病號,就是逃班去外面,老太太有點生氣。要是其他的轉科醫生這樣,她管都不管,只要不來內分泌就行,可對于張凡,她有種恨鐵不成鋼的那種心態,老太太是從全民努力的年代過來的,而且出身又高,所以自覺地有義務去鞭撻張凡,讓張凡走到正路上。

        “張醫生,最近有點忙??!”主任辦公室里,老太太抓著張凡談話,張凡的帶教現在也不好意思去說張凡,張凡比她知道的都多,而且現在醫院里面都知道,張凡在外科很牛,牛到已經把外科主任的走穴都給搶完了。這種轉科醫生,真的讓她難做。

        “實在不好意思,最近真的有點忙。”張凡實話實說。

        “我懂!我也是從年輕過來了,可有時候,眼前的一點點金錢可能就會成為你的絆腳石,讓你前進的速度慢下來。你走穴的事情,現在大家都知道了你技術很牛,可這是個什么地方,華國最邊緣的城市,你的這個技術去大城市,什么都不是。你還年輕一定不要被金錢迷住了雙眼。你的路還很長很長的。”

        張凡都無奈了,人家是好心,只能低著頭答應道:“我知道了主任,我會注意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嗯,也不是不讓你去走穴,我的意思是不要把它作為你的主業,打好基礎才是你現在最終要的事情,也別嫌我老太太事多,這樣吧,你一天天的亂跑也不是個事情,你的帶教也沒本事管你,我帶著你,你直接管病人。”

        “沒有,是我的錯,不管我帶教的事情,我會檢討的。”張凡趕緊的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事實就是這樣,你帶教帶不了你。明天有個特殊的病號,我讓她來找你。我覺得你如果能管好她,你就可以在內分泌畢業了,如果管不好,你就待在這個科室,想去外科!沒門!”老太太樂呵呵的說道,可是張凡卻覺得一股子冷氣圍著他轉。 上一篇: 學長上課揉我的奶很舒服 學長上課揉我的奶很舒服 下一篇: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放蕩勾人綠茶女(h)

    Copyright © 2021 - 2025 金柏玉 版權所有
    免責聲明:本站內容如有侵權,聯系站長:0000000@qq.com 24小時內刪除!

    国内精品自在自线视频
    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