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

    噗嗤噗嗤爽不爽 那一夜我解開了老師的裙子

        晚上、李明翰在學校附近,請大家吃了一頓,桌上說好齊清涵、王茵過幾天都去幫忙。

        回到辦事處,王楠的電話終于到了:“公司很重視這次活動,湯總明天會過來山城,楊老師禮拜六到,貨從貴城基地直接用汽車發。”

        “湯總過來,他來做什么,這批貨公司給多少個點?”湯良材是公司的銷售副總。

        “老湯沒說,明天他到辦事處,你直接跟他談吧。”王楠在電話那邊的興致不高。

        湯良材要來,李明翰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味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中午、劉大林回來了,跟著湯良材沾光搭飛機過來的,公司給買的票。

        湯良材沒來辦事處,說是去市里辦點事,約了李明翰晚上見面。

        “你回來、不先打個電話給我,我好去機場接你們。”李明翰問小劉。

        “我本來準備訂火車票回來的,早上到公司、就被直接拉著過來了。

        我問了湯總、是不是打個電話給你,他說你忙,不必麻煩了。”劉大林也一臉的悶逼,我行李都沒帶、就被拉回來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房子買了嗎?”雖然感覺不對勁,可小劉這種頭腦,李明翰覺得也問不出個、所以然來。

        “買了,九十六個平方的二室二廳,四千二一個平方,離公司不遠就在華強北。

        貸款估計要二十天左右才能下來,到時候我還要回去一趟,這次謝謝李哥,晚上我想請你吃個飯。”

        “買了就行,吃飯機會多,改日吧。”心里有事,李明翰也沒有什么情緒。

        晚上快九點、湯良材才到辦事處,李主任把湯總讓到辦公桌后面的主位,必要的尊重還是要有的。

        “湯總您也是,來了也不事先通知一下,我好去機場接您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哎呀,知道山城辦最近忙,我正好要先去市區辦一點私事,就沒好意思麻煩李主任了。

        山城這幾個月的表現,非常出色。這次這么大的一次活動,公司是很重視的,怕你們的力量不夠,這不,才把我派來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有湯總坐鎮,那肯定是沒有問題。我前幾天給王總匯報的時候就說了,這次和市里合作,牽涉到一些讓利的問題,公司有什么安排嗎?”李明翰可不想和他繞圈子,直接問正題。

        “有,這不把我派來了嗎。這次和市里合作,對公司以后的發展意義重大。你也知道的,明年公司要推出一系列的汽保產品,所以準備就這個機會,和市里簽一個長期穩定的合同。

        當然,辦事處前期所做的工作,公司是知道的,包括這次預定的三百套設備,除了雙倍的售后服務費,公司準備另外獎勵你十萬塊。

        要是這個長期的合同簽訂了,以后幾年,山城辦的日子就不得了啦,躺在床上都有錢掙的。”湯良材在給李明翰規劃著、美好的藍圖。

        “我沒太明白湯總的意思。”李明翰差點被氣笑了,雙倍售后就是百分之十,另外加十萬塊,這是準備明搶了?

        放前世,估計這會兒、煙灰缸已經到老湯頭上了。

        劉大林在邊上,終于明白怎么回事了:“十萬塊,公司也好意思開口,你知道前幾天李哥給我的獎金是多少嗎?十萬!三百套的業務,十萬塊,這是搶劫嗎?”

        “劉大林,注意你的身份,怎么說話呢。”湯良材有些惱怒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祝湯總心想事成,我還有事就不送您了。哦、十萬塊,現在能付嗎?”李明翰站起身,阻止了劉大林繼續的意圖。

        “獎勵要等銷售以后,公司才能批。”

        “沒錢你說個嘰/霸,小劉、開門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”湯良材憤怒的站起身:“李明翰,你現在還是公司的員工,你要對你的言行負責。”

        “滾!”

        湯良材有些狼狽的甩門而出。

        “李哥,你要是不干了,我也不干了。以你和市里的關系,我們就去找電車眼,他們才進市場,憑你的能力,最少也是辦事處的主任,說不定給個副總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為什么不干,誰走還不一定呢.”李明翰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:“跟著你李哥,不會讓你吃虧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喂,王總嗎。湯良材剛剛離開,這件事你知道多少?”李明翰撥通了王楠的電話。
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一點,說不好,老湯和你怎么說的”王楠明顯不想把事說透。

        “這樣吧,我也不想直接聯系公司,畢竟你現在還是我的直接領導。你記錄一下,三點。

        第一:公司這三百套設備,辦事五十個點,貨到才能付款,以后山城辦的貨,都是貨到才付,周六以前貨必須到。

        第二:楊教授過來講課的所有費用,公司負責,包括這次和十月、十一月的。十一月份山城舉辦的技能競賽冠名費是五萬,在這次的貨款里直接扣,發票我會寄回公司。

        第三:現在是七號晚上九點二十三分,明天,也就是八號下午的五點以前,公司要是不能同意以上二點,我準備帶二百萬的現金去電車眼進貨。

        無論你打電話給誰,請另外記住一點,這不是請求,這是我的通知!”李明翰沒給王楠反應的時間,順手掛了電話。

        “小劉,你不是要請我吃飯嗎。走,下樓喝點,就去胖哥那。”

        李明翰本來準備,給張瑜英和任民打個電話,問一下情況的。

        仔細想想,要是湯良材已經聯系過他們,而對方沒有通知自己,就是打電話,也不會有什么效果。

        不過李主任不覺得,會發生這樣的事,這點自信李明翰要是再沒有的話,也枉活了重生的這幾個月了。

        湯良材之所以有這次的舉動,倒不是出于眼紅。就是一毛錢不給李明翰,多余的利潤也很難落進他口袋。

        山城市場最近的銷售太火爆了,王楠今年回去、大概率要頂替他的位置。

        湯良材要么升總經理,要么轉崗或走人??稍趺纯辞乜偟奈恢枚茧y動,他再不做出一些亮眼的成績會很被動。

        和李明翰說十萬的獎勵,其實是可以商量的。

        王楠和公司簽的是階梯式的提成,完不成任務的情況下,最低就四十二個點,湯良材認為山城辦事處,最多也就三十五個點。

        本身運管那里讓利,就要十個點左右,再加上給辦事處十個點的售后費用,獎勵最高的話,湯良材認為可以給到三十萬。

        等著李明翰討價還價呢,到時候就說自己好不容易,從公司爭取來的。

        在他看起來,這次李明翰損失了幾十萬,可真的要是和市里簽了長期合同,長遠的看辦事處是有長期穩定的收入的,誰知道李明翰直接掀了桌子。

        真正使湯良材這么做的底氣是,以前維修處的王處,這次處升局,現在是局里的副局長。

        這兩年公司聯絡各地區的主管部門,基本都是湯良材在負責,下午的時候湯良材就見了王局,局長答應明天給引薦一下,目前具體負責的張瑜英。

        李明翰給王楠打完電話,可管不了公司現在怎么水深火熱,這會兒正和小劉在樓下胖子那里喝著小酒。

        “胖哥,你終于肯雇人了,你這個手藝,就窩在家開這么個小飯館可惜了。小姑娘這么乖,你可別欺負人家哦。”李明翰發現給上菜的,就是前幾天鵝腸王的小姑娘。

        “嘿嘿,搞那么大做啥子,夠用就行。”胖哥年紀二十五六,體重超二百,人是比較憨厚。

        “李哥,你剛剛真是霸氣,特別是和王總打電話的時候【這不是請求,這是我的通知】。我敬您。”劉大林一口干了杯中的啤酒。

        “有什么霸氣不霸氣的,做業務哪里做不是做。你不是說了嗎,大不了去電車眼,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啊。”

        嘴上這么說,李明翰心里其實也郁悶,這他么都什么破事啊,也能被自己碰到。不過這回不是魚死就是網破,李主任不會做任何的妥協。

        “真要走?不過李哥你走,我也是肯定不干了,哪怕你不帶著我,回鵬城找個工作我還是有信心的。再怎么說,咱也是鵬城的有房一族了,這事我得好好謝謝您,我干了!”

        第二天早上九點不到,李明翰在辦事處,接到了張瑜英打來的電話:“李主任嗎,你們公司的湯總在我這里,你怎么沒過來??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好張姐,是嗎、桃子熟了,牛鬼蛇神就都出來了。”

        張瑜英這會兒拿著掌中寶,湯良材就坐在她對面:“李明翰,你現在是越來越幽默了,好啦、我知道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湯總提出的條件,處里暫時沒有這方面的考慮。如果以后和貴公司有合作的話,處里希望還是和李明翰主任直接溝通。

        也希望湯總能把處里的態度,轉達給貴公司的程董。”放下電話、張瑜英微笑著注視著湯良材。

        “張處長,您看,早上王局沒和你聯系嗎?”

        “王局長沒有給我任何具體的指示,湯總要是有什么異議的話,可以聯系王局,我去他的辦公室直接匯報。

        我等下還有一個會,小范,送一下湯總。”張瑜英靠在老板椅上捧起茶杯,杯子里的碧螺春、散發著陣陣的清香。

        下午三點不到,王楠就從蓉城趕到了山城辦。

        “這件事,是湯良材的個人行為,秦總和董事長早上都和我通了電話。湯良材這次應該會離開公司,你的條件,公司原則上都同意。

        希望你也別有什么其它的想法,給、董事長想和你說幾句。”

        王楠遞上手中的手機。

        “程董有什么話,請他打山城辦的座機,我的手機也可以。”

        看著遞到嘴邊的電話,李明翰表明了自己的態度。 上一篇:地鐵上兩個人一前一后攻擊 男人邊吃奶邊做好爽 下一篇:沒有了

    Copyright © 2021 - 2025 金柏玉 版權所有
    免責聲明:本站內容如有侵權,聯系站長:0000000@qq.com 24小時內刪除!

    国内精品自在自线视频
    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