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

    開車開到下面流污水 教學樓里學長要了我

     何偉的心里打起了鼓,自己這個相聲其實就是根據傳統相聲《對對聯》改編的,偏向于一個文哽節目,本來的包袱就沒有太多。

        整段活通過何偉李青,還有幾個編劇的改編,將其中后面的幾個對聯全部改成了對于警察,軍人的歌頌。

        其實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,否則何偉單單憑借姜和候二的關系,也是沒有辦法入得了總導演的眼。

        如果說不是因為上個沈常樂和侯振的相聲太過于炸了,幾乎將觀眾的熱情和期待感引爆。

        何偉和李青的這個相聲,絕對算是一個有新意,在水準線之上的語言類節目。

        在臺上不允許何偉瞎想,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下翻:“我們這些文人墨客平時休閑都愛對個對子,我出個對子您給對對怎么樣?”

        李青道:“行啊,您給出個上聯吧。”

        何偉道:“我的上聯是,風吹水面層層浪。”

        李青遲疑道:“這個……風吹水面……這我還真對不出來,您說下聯吧。”

        何偉嫌棄道:“什么也不懂,什么也不會。”

        李青道:“對,我是不懂,你教教我唄。”

        何偉道:“風吹水面啊,這風是在上面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李青打斷他,道:“我問的不是這個,,我是想知道這下聯兒到底是什么。”

        何偉沒有聽到一般繼續道:“水面啊,水面有浪,一層層的非常好看的那種感覺。”

        李青道:“我是說這個下聯!”

        “哦,下聯啊。”

        何偉像是這才聽到,然后一攤手一本正經道:“那我去哪兒知道呢。”

        李青道:“好嘛,感情說了半天你也不知道下聯是什么???”

        臺下響起了零零星星的兩個掌聲,有一些離著遠一點的觀眾,甚至已經在偷偷聊天了。

        網上直播間的彈幕里被一片“???”和“就這???”充滿。

        整個場上彌漫著一股冷清和…………凄涼。

        沈常樂搖了搖頭,和侯振走回了休息室,何偉和李青的相聲已經不用看了。

        接連兩個包袱沒響,這相聲八成要瘟了,雖然說臺下觀眾肯定不會喊出來退票喝倒彩的情況,不過單單是一個冷場,就已經夠臺上的何偉和李青尷尬得了。

        這場同臺PK沈常樂不用再看,就知道已經沒有什么懸念了。

        此時帝都一個小別墅里頭,坐在電視機旁邊的陳寒松,此時看著臺上的何偉和李青,不禁只感覺冷汗一滴滴的往下冒,真是太TM造孽了!

        現在陳寒松只是慶幸他沒有上晚會,否則的話,自己這運營了半輩子的相聲名家的身份,估計就要和何偉一樣,被沈常樂這癟犢子整的一朝破滅了。

        這并不是什么夸大其詞,本來像陳寒松這樣子的相聲演員,就是仗著在電視上和大眾混個臉熟,靠著這個地位混口吃的。

        可以說這個地位,就像是陽光下的泡沫,維持住的時候還是絢爛多彩,如果被外人輕輕戳破,一切就都煙消云散了。

        尤其還是被沈常樂這種,依舊屬于大眾印象下的新人拍死在沙灘上,那么也就離被主流相聲圈放棄不遠了,失去了主流的晚會和電視的曝光,那么也就離軟冷藏不遠了。

        大眾的興趣和思想,一般都是短暫而追求新穎的,沒有什么是時間所沖洗不掉的。

        比如曾經月光大道的一位國民主持人,曾經也是十分瀟灑,B姥爺的名頭可能龍國也少有人不知道。

        結果呢,當時至今日如果無人提起,誰還會想到懷念那位呢?或許再過十年以后,即使連這點僅剩的記憶都將不在存在吧。

        臺上何偉和李青的相聲仍在繼續,盡管仍然也是十分努力,但是結果確實已經注定了。

        “本來還想著收他當徒弟呢,哼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,爛泥扶不上墻,枉費我這么長時間的栽培。”

        電視機那頭的候二也是氣的不輕,眼不見為凈直接將電視機關了。

        “師父怎么了這是?有什么可煩的呀,走咱們去洗個澡去吧,收拾收拾吃過飯,下午陪我去逛商場好不好。”

        一陣劣質的香風襲來,靠在了候二背后,一個女人甜膩嗲嗲的聲音響起。

        候二皺著眉頭,聽到又要去逛街不禁有一些心疼自己最近又空癟了一些的荷包。

        但是感受著后背上一陣陣巨大的波濤洶涌的按摩,以及洗澡的誘惑還是笑道:

        “好好好,愛護徒弟是為師應盡的義務嘛,別說我還真是有兩天沒洗澡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對了,你記得回頭問問經紀人,最近還有沒有廣告找我的,實在不行的話,周邊城市的開業剪彩演出也行啊,最近在家待著有點膩了,咱們順便出去當旅游了散散心。”

        最終抱著期望和豪氣來的何偉,依舊是懷著不甘和無奈走下了舞臺,回頭望著舞臺下與剛才沈常樂的節目相比,平淡冷清的反應不禁喃喃道:“怎么就成了這樣了?”

        李青冷著一張臉沒有說什么,只是一門心思的走出了下場門,頭也不回的遠去了,曾經最要好同進退的搭檔,此時已然沒有了半句安慰。

        何偉思緒紛飛,好像又回到了當初那個晴朗的日子,一個破落的小院子里,自己懷著不安和好奇走到了一個小黑胖子身邊。

        小黑胖子仔細的瞅了瞅點頭道:“不錯有股子機靈勁兒,尤其這張臉還真的算是祖師爺賞飯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過孩子你要明白,學藝首先要先學做人正心啊。”

        當年的孩子機靈的笑道:“我知道了師父!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真的是聰明,吃飯了沒有要不然坐下一起吃點???”小黑胖子也是樂呵呵道。

        孩子不好意思道:“我都已經一天沒有吃飯了。”

        小黑胖子喊道:“慧兒啊,在廚房再做一個炒雞蛋,加條熬魚今天你爺們收大徒弟了?。?!”

        曾經的事情仍然歷歷在目,雖然何偉他仍然愛吃魚,但是現在的他卻已經變了,變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何偉輕輕的閉上眼睛,頹廢的蹲在了下場的樓梯上喃喃道:

        “呵呵,這或許就是報應吧,春風得意馬蹄疾,一日看盡長安花。”

        “終究也只不過是過眼云煙了,師…………我真的錯了。” 上一篇:bbox撕裂bass后門bd bbox撕裂bass后門 下一篇:小東西你噴的到處都是 被村長猛烈的進出

    Copyright © 2021 - 2025 金柏玉 版權所有
    免責聲明:本站內容如有侵權,聯系站長:0000000@qq.com 24小時內刪除!

    国内精品自在自线视频
    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