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

    高冷男受用鋼筆玩自己動漫 親愛的我要用點力視頻

       自己手里面唯一可靠的一點呢?就是所謂的特殊豁免權,這個權利說大好像很大,但是實際上面呢?就是一個幌子而已,可能有用,也可能沒有用,因為丁羽現在這個時候也不敢做任何的保證,也正是因為這個方面的原因,所以自己沒有任何抗衡的資本。新奇中文.iniqi.

        被人打臉了,難道丁羽的心里面就真的一點其他的想法都沒有,丁羽就真的不憤怒嗎?怎么可能的事情,但是憤怒沒有任何的作用,這個道理在自己高中畢業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了,現在可以說是明白的更加徹底一些而已。

        想要表達自己的憤怒,不是說你吶喊兩聲就可以的,也不是說你動動手發泄一下就好,丁羽的心里面呢?已經做了這個方面的打算,自己也算是一個男人吧!這樣的事情對于自己來說,不僅僅是凌辱這么的簡單,所以自己有其他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丁羽跟王建國聊了一陣,也是離開了,因為是晚上的飛機,所以自己還是需要回去準備一下,對此王建國也不好說什么,難不成自己要攔著丁羽嗎?還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合適的。

        等丁羽走了之后,王建國也是給自己的父親打了一個電話,把見丁羽的事情很是詳細的說了一遍,“爸,丁羽這個家伙太冷靜了,你能夠感覺到他很是憤怒,但是偏偏的,他能夠控制這個憤怒,這個才是最為麻煩的事情!”

        王建國的父親對此也是感覺有那么一些棘手,不過還是對丁羽有那么一些贊許的,自己看過丁羽最為完整的資料,自然清楚丁羽受到的是什么樣子的訓練,參加過什么樣子的行動。

        絕對是歷經百戰,在戰場上面如果說你喪失了理智,那么基本上就丟了你的小命,這個電視劇是完全不一樣的,不是說你抱著機關槍往前沖,敵人的子彈就打不到你。怎么可能的事情,那個不是勇氣,那個是傻,敵人的子彈。第一個目標絕對是你。

        丁羽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,對于丁羽來說時間還尚早,現在這個時候鬧得不可開交了,對于丁羽來說是沒有任何好處的,而且夏家那邊呢?如果說真的不顧一切了。丁羽還真的就可能被直接的一棒子給打倒在地,以后起不起來,兩說著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但是現在呢?丁羽對于這件事情并沒有任何要追究的意思,既然這樣的話,那么夏家也就沒有辦法對丁羽出手了,如果說夏家對丁羽出手的話,那么勢必會引起來其他方面的不滿,而這個會導致什么后果,夏家會不知道嗎?

        不過夏家沒有辦法動手,并不代表著其他方面不可以動手。反正也不是丁羽動手,所以夏家呢?只能是吃這個悶虧,一點辦法都沒有,這一下子夏家可是有那么一些傷筋動骨了,這個還是輕的,要知道背后的丁羽還沒有發力呢!

        丁羽對于夏家來說,真的是有鯁在喉,動手也不是,不動手也不是,還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兩難。但問題是這個禍事是自己家孩子闖出來的,雖然可能是被人給下套了,可事情已經至此了,根本就沒有挽回的余地。你說怎么辦?

        如果說丁羽真的玩點所謂的手段,哪怕是一點點的小手段,也好,但問題是丁羽來到了京城之后,甚至都沒有要有太多停留的意思,當天晚上就要離開。這個家伙真的是太精明了,找了如此精明的一個家伙當對手,夏家這一次實在是太頭疼了。

        丁羽回到了自己的住所,房子都已經修好了,跟原來的時候呢?沒有太多的變化,但問題是有些東西還真的就找不回來了,當時的時候人員比較的紛雜,事后調查起來也沒有太多的頭緒,就算是把所有人都給開了,也沒有任何的作用。

        保險公司那邊也是把圖片跟資料交給了鐘蕓,但是知道了又能夠怎么樣?那些珠寶并不是并不是很大,藏匿起來真的是太簡單了,所以鐘蕓也只能是按照原來的樣式重新的賠付給丁羽了,亂七八糟的下來,也是讓夏陽有那么一些大出血。

        沒事的時候在家里面放置那么多的貴重物品算是什么意思呀!鐘蕓的心里面也是暗罵不已,但是能夠怎么樣呢?丁羽也沒有要求你必須去賠付,你自愿的,至于不賠付的后果是什么,貌似也沒有人去提及,至少現在是沒有太多的人去理會。

        當然了丁羽那邊把照片拿出來的意思呢?也是很簡單,我也不想把這個臉皮給撕破了,那樣的話對于彼此貌似都沒有什么好處的,我不欠你們什么,所以也請你們不要欠我什么,那樣的話彼此的面子上都不是那么的好看,不是嗎?

        回到了家里面,丁羽也沒有要細看的意思,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,隨即也是拿出來了一個儀器,在房間里面檢測了一下,隨即也是走到了自己書柜的位置,看著面前的木頭,隨即也是一巴掌拍了上去,隨即從里面拿出來一樣東西來。

        看著里面的東西,丁羽也是搖搖頭,也真的是夠齷蹉的,真不知道他們的腦袋里面究竟都在想著一些什么東西,簡單的把東西給收拾好了,跟丁叮打了一個招呼,“丁叮,就不跟你見面了,我先回去了!”

        丁叮也是吆喝了幾嗓子,自己還真的就走不開,不過老哥離開就離開了,也不是一輩子都不見面,有的是機會??粗鴺窍峦踅▏能?,丁羽倒是沒有太多的猶豫,上了車之后呢?想了想,也是突然的說到,“送你一個小禮物,我家里面發現的!”

        王建國一愣,等看清楚手里面的東西之后,臉色也是一下子就黑了下來,這個時候他甚至都不知道應該如何來應對了,“可能是無意的,也可能是誰想要居中挑撥離間吧!不過查一查未見得會是什么壞事,我沒有那個時間,抱歉了!”

        丁羽的話說的很是平淡,但對于王建國來說,真的是有那么一些打臉,房子給人家拆了。拆過了之后雖然說是修好了,但是從里面竟然找尋出來了這樣的東西,是不是夏陽刻意安排的,這個不重要。但是夏陽需要為此負責,這是一定的。

        京城這個圈子呢?說大不大,說小也不小,這一次的事情呢?丁羽是讓夏陽丟了面子,但是竊聽器這樣的事情呢?就完全的突破了底線。所以在王建國看來,夏陽還不至于下作到如此的程度,不過知人知面不知心,誰知道呢?

        丁羽走的很是干脆,很顯然現在這個時候丁羽不想給其他人任何的機會,而現在丁羽離開了之后呢?一些事情也是告一段落了,因為當事人都已經離開了,現在就算是找事貌似也沒有了什么所謂的借口,挺郁悶的一件事情。

        在接到王建國電話的時候,夏陽很是有那么一些不耐煩。但還是在一家高爾夫球會見到了王建國,看著在那里揮桿的王建國,夏陽也是坐在了那里的位置,樣子多少顯得有那么一些不太高興,“要不要上手試試?”

        “找我有事?”丁羽都已經離開了,所有有些事情呢?也就不需要太顧及顏面了,自己不太清楚王建國找自己究竟是什么事情,但如果說什么時候自己都要隨叫隨到的話,那個不就成了他王建國的狗了嗎?

        王建國揮動了球桿,想了想也是從兜里面掏出來一個小東西來。“丁羽給我的,在他的房子里面發現,我聽意思應該還有不少!”夏陽的神色難以置信,甚至于整個人也是一下子就站了起來。王建國也是看了一眼,“房子是你讓人裝修的!”

        “但是東西跟我沒有任何的關系!”

        “知道,如果說是你干的,那么你現在這個時候就不會站在這里了,我感覺最近跟你在一起,智商都被拉低了不少。也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做事的,在某種程度上面呢?也不知道你這個家伙究竟是怎么做人的,竟然還有人老是惦記著你!”

        說完了之后,王建國也是略顯憐憫的看了一眼夏陽,隨即也是把手里面的球桿插進了球袋里面,不過卻沒有要收拾的意思,有人會收拾的,坐在那里的夏陽神色復雜,隨即也是第一時間的就趕到了丁羽的別墅那里。

        等了沒有多長的時間,幾個人也是來到了丁羽的住所這邊,房間收拾的很是干凈,檢查了十幾分鐘的時間,很快就有人拿著東西來到了夏陽的身前位置,看著擺在自己面前的東西,夏陽也是有那么一些惱怒了。

        等了沒有多長的時間,鐘蕓也來了,看著放置在茶幾上面的東西,這個臉色也是相當的難堪,“東西放置有一段時間了,也就是說房子在裝修的時候,就有人動這個方面的手腳!鐘蕓,這件事情我是交給你來處理的,我希望能夠得到一個解釋!”

        鐘蕓還真的就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出現如此的變化和周折,這些東西呢?不會是丁羽自己安裝的,因為丁羽剛剛的回來,他沒有那么多的時間,但究竟是誰動的手呢?會是王建國那邊嗎?又或者是有人想要在其中渾水摸魚?

        不過所有的一切現在說出來都是猜測,沒有任何的意義,鐘蕓也是去調查了,不過在這個之前呢?鐘蕓也是表示了自己的想法,“丁羽本人動手的可能性會有嗎?王建國動手的可能性又會有多大?”在某種程度上面,鐘蕓這么的說,也是在征求夏陽的態度。

        “丁羽本身是可以排除的,如果說他想要動手的話,不需要這么的麻煩。至于王建國嗎?我想他動手的可能性也不會特別的大,彼此之間已經是有那么一些水火不容了,這樣的手段已經起不了太多的作用了,所以他的可能性也不會特別的大!”

        “明白了,我知道應該怎么去做!”

        把丁羽和王建國兩個人給排除出去,那么剩下來會動手的人呢?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么多,用了不到兩天的時間,就把該調查的事情給調查清楚了,過來干活的人呢?多少還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小心的,被找尋出來一些影像方面的資料。

        畢竟丁羽所在的小區還是很高級的,所以這個管理上面也是相當的到位,既然找尋到了資料,那么剩下來的事情就很好解決了,很快夏陽也是知曉了具體的情況。“也就是說這一次的事情是洪濤摻和進來了,是這樣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從我得到的結果來看,是這個樣子的!”

        鐘蕓很是理解現在的處境,有那么一些墻倒眾人推的意思。因為最為開始的時候,雖然說跟三哥挑明了一些關系,但問題是三哥的態度呢?比較的曖昧,而且一直以來三哥對于這個方面的事情不是那么的有興趣。

        但在自己動了丁羽之后,事情立刻發生了根本性的轉折。原本時候自己這邊掌控著主動權,但是現在呢?主動權被交了出去不說,還讓自己這邊成為了眾矢之的,對于夏陽和鐘蕓兩個人來說,這個打擊真的是稍顯有那么一些大了。

        現在知道是洪濤鬧出來的事情,但是那又怎么樣?在某種程度上面來說,洪濤就是給夏陽下蛆了,但是夏陽呢?現在還真的就沒有辦法對洪濤動手,如果說現在這個時候對洪濤動手的話,那么勢必會讓其他人都聯合在一起。然后對付自己。

        畢竟自己現在身處被動,也不要小覷了那幫家伙,都是圈子里面的人,所以自己還是很了解這幫家伙的秉性,在現在這個時候他們是絕對愿意落井下石的,這簡直就是一定的。

        甚至于夏陽也是有那么一些懷疑,王建國是不是早就已經查明了這個方面的情況,然后故作不知,就等著自己上套,就算是自己不上套。他也可以嘲諷自己,因為這件事情對于自己來說呢?實在是讓人感覺有那么一些看不過眼去!

        好在現在這個時候丁羽走了,如果說丁羽不離開的話,那么牽連起來的這個風波究竟會有多大。連夏陽自己都沒有了什么把握。

        而這個時候在一家裝修比較豪華的會館里面,有人也是跟一個年輕人說著這個方面的情況,“太可惜了,本來這是對付夏陽最好的一個機會,三哥那邊雖然說沒有表態,但是從情況上面來看。他是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!”

        洪濤也是笑了一下,“我倒是對三哥的那個朋友很有興趣,還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當機立斷的意思,回來之后沒有任何的停留就走了,實在是太不一般了!”

        “濤哥,沒有那么夸張吧?”

        “不,你沒有看懂這里面的情況!”不過洪濤還真的就沒有要解釋的意思,原本的時候呢?自己還真的就做了這個方面的計劃,等三哥的那位朋友發現了竊聽器,那么事情肯定會被鬧得很是嚴重,到時候彼此之間呢?肯定是要水火不容的。

        到時候三哥也肯定會摻和進來的,加上夏陽和三哥的那位朋友,彼此之間肯定會鬧得不可開交,而最后的結果是什么呢?洪濤甚至都已經預料好了,夏陽造成莫大的損失,但是其家族絕對會保住他的,三哥那邊也是同樣如此,最后被犧牲掉的呢?只有三哥的朋友。

        不過到時候夏陽的下場會是什么呢?不言而喻,甚至于整個夏家都會造成難以承受的損失,當然了三哥那邊也不會太好過了,但問題是這樣的好事呢?并沒有發生,因為當事人之一的丁羽走了,很是痛快的走了,這個讓自己已經做好的準備和計劃完全就白費了。

        這是一件令人感覺極其不高興的事情,但是沒有太多的辦法,等自己知道消息的時候,飛機都已經起飛了,雖然說自己的家世不凡,但是讓飛機掉頭飛回來,這樣的事情呢?還是算了吧!

        而且同樣的,這件事情讓夏陽不太高興,讓三哥貌似也不會太高興了,對于自己來說呢?把自己給暴露在明面之上了,這不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呀!真的是計劃沒有變化快,計劃是好的,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呢?出現了太多不可預料的問題和狀況。

        這些問題呢?丁羽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清楚,但是自己知道,有些問題和狀況呢?是自己現在這個時候所不能夠摻和的,如果說真的要是摻和進去的話,到時候隨身碎骨的絕對是自己,別看自己的手里面有兩個糟錢,但是起到的作用還太小了。

        確切的來說,丁羽對于特殊的國情呢?有著相當的了解,畢竟夢中的那些生活不是白過的,正是因為太過于的了解,所以丁羽在遇到危險的時候,第一時間就選擇了避讓,而沒有迎頭趕上,那樣的話對于自己來說,絕對會遭受到迎頭痛擊的,不用懷疑。(未完待續。) 上一篇:家風貞靜(禁忌GH)作者:酒滿 ?;惾粞┍恍iL抱到辦公室 下一篇:三個老漢一起弄得我好爽 肉倫嬌喘連連蜜汁橫流

    Copyright © 2021 - 2025 金柏玉 版權所有
    免責聲明:本站內容如有侵權,聯系站長:0000000@qq.com 24小時內刪除!

    国内精品自在自线视频
    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