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

    夠了夠了太多了已經滿了小說(張小芳)

    顧宛白再三端倪了手中的名貴鉆石項鏈,確定無誤之后小心翼翼地揣進包里,一把推開了大門。

    今天是她最好的閨蜜趙佳佳的生日。

    本來滿臉笑容的她卻在看清了房內的情景之后,整個人愣在了原地,男性的領帶襯衫和女性的衣物凌亂地丟落在地上……

    什么情況?!

    顧宛白的腦子有些懵,半晌才反應過來,沿著一地掉落的衣衫尋去,最后停在了一個房間門口,門是半掩著的,兩個人的身體正抵死糾纏著——

    “文沖,文沖……我愛你,啊……”

    這個聲音明顯就是她的好朋友趙佳佳的,可是,她喊的人居然是……林文沖!

    她在一起了快兩年的男朋友。

    “寶貝兒,很快,等我下次找個理由就和她分手。”

    顧宛白的腳步有些站不穩,扶著一旁的墻壁才勉強穩住了身子,她深吸了一口氣,平復著自己想沖去廚房拿菜刀的沖動。

    推開門,顧宛白勾起唇角,笑容淡定的說道,“何必等下次,我現在就要甩了你!”

    她的聲音如同一道驚雷般在二人頭頂響起,二人均是一愣。

    趙佳佳在幾秒鐘的錯愕之后緊緊地抱住了林文沖,勾唇挑釁,“喲,你回來了???生日禮物買好了么?”

    而林文沖的反應卻是有些驚慌,他想閃身離開,奈何趙佳佳一直纏著他,他只好急得團團轉,“宛白,你聽我解釋,事情不是這樣的。”

    “解釋?”顧宛白不怒反笑,“林文沖,你當自己是透明人還是把我當瞎子?”

    都已經被捉奸在床了還要解釋什么?!

    隨后,顧宛白深吸一口氣,猛地伸手將自己手腕上的情侶手鏈用力一扯,丟到了地上。

    “林文沖,我們分手了,從今天開始,我和你一刀兩斷,別說你認識我,你不配!”

    “趙佳佳,是我有眼無珠,識人不清,從今天開始,你我姐妹情緣到此為止!”

    “賤人配狗,天長地久,這房子就留給你們,讓你們好好享受!”

    說完,她瀟灑地轉身離開……

    坐落在A市市中心的薔薇酒吧,即便外面陽光普照,里面依舊熱鬧非凡。

    舞池里,妖嬈的俄羅斯美女穿著暴、露,媚眼如絲,不斷炫耀著自己那如水般柔軟的身體,引得觀眾大呼“精彩”。

    顧宛白低著頭,坐在吧臺前,旁若無人地一杯接著一杯地喝著烈酒。

    直到面上泛起潮紅,她才有了下一步的動作,從包里拿出一個包裝精致的禮盒,帶著邪魅的笑容走向了舞臺。

    “喂,小姐,小姐你不能搶我的麥克風,這里不是你能胡鬧的地方,保安,快點把她拖下去!”

    舞臺上,略顯肥胖的主持人急了,一邊招呼著保安,一邊抓著麥克風和顧宛白開始拔河比賽。

    顧宛白沉臉皺眉呵斥,“放手!”聲音里透露著化不開的寒氣,驚得男人當即松開了手,腿不由自主得顫顫發抖。

    急匆匆趕來的保安也不知道如何是好,想要尋求那主持人的意見,而他卻只是搖頭默不作聲。

    站在舞臺中央,顧宛白依舊低著頭,劉海遮住了她精致的大半張臉,也遮住了她嘲諷的眼眸。

    顧宛白心里訕笑著,林文沖,你以為我會在乎那幾萬塊錢的情侶手鏈嗎,不過是垃圾罷了,想得到我,做夢吧!

    顧宛白粗魯地打開禮盒,拽出里面的名貴鉆石項鏈,掛在左手的食指上,痞子似得隨意搖晃著。

    臺下的觀眾頓時倒吸一口涼氣。

    沒有人會懷疑項鏈的真偽,那一顆顆珍珠在燈光下折射出圣潔的光芒,那是高貴的象征。

    顧宛白戲謔般,帶著惡作劇的大聲說道,“這條是蒂凡尼的經典款,價值一百萬。我想送給臺下的某一位男士,只要他愿意陪我一夜!”

    臺下觀眾又是一片嘩然,一百萬買一夜風流,還真是大方!

    男人們開始蠢蠢欲動,“我愿意!”“我愿意!”“我愿意!”……

    聲音此起彼伏,酒吧變得浮躁熱鬧起來。

    “一千萬,我買你一夜!”就在這時,臺下角落里突然有個冷如寒冰的聲音響了起來,只是這一句,便讓在場的人全部安靜了下來。

    顧宛白尋著聲音的來源望去,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英俊男人正站在那兒,精心雕琢過的五官,墨色濃密又有些微卷的頭發,是那種令人一見鐘情卻又心生畏懼的男人。

    他的身上自然的散發著高貴和優雅,一雙冷冽的眸子如鷹隼一般凌厲,只是隨意地插著褲袋站在那兒,就氣場十足,讓人不敢逼視。

    顧宛白呆愣了片刻,很快便恢復了理智,這個男人還真是妖孽啊,害得她差點兒失神了。

    看到他抬步向自己走來,顧宛白有些恍惚,猛地搖了搖頭,意識有些渙散,她今晚果然喝了不少。

    眼睜睜地看著他靠近自己,男人修長好看的手搭在她的腰間,俯身湊近她。

    顧宛白頓時渾身輕顫了一下,有些緊張和拘謹。

    雖然她剛才的話語盡顯風流,可很明顯就是個不經世事的小姑娘。

    裴墨寒滿意的勾起了唇角,看著這個美如精靈的女孩,被她那雙清澈明亮的眸子所吸引住了,這不是他第一次見到她,卻沒有想到,居然會在這里再次相遇。

    “本小姐,有的是錢!你……”顧宛白抬手指著男人的鼻子,笑得極盡嫵媚,“只要伺候好了本小姐,我就會……給你無盡的好處!”

    站在裴墨寒身后的兩個黑衣人對視一眼,就欲上前。

    裴墨寒手一抬,讓黑衣人退下,他勾起唇角,笑容邪魅地盯著她,“怎么樣才算是伺候好了你?”

    顧宛白直直地盯著他,伸出雙手掛在了他的脖子之上,殷紅水潤的唇瓣朝他靠近。

    “嘔……”

    下一秒,她卻突然地撲進了他的懷里,吐了他一身。

    全場一片寂靜,身后的黑衣人仿佛聽到了來自地獄的呼喚……

    裴墨寒石化了……俊美的臉一片鐵青!

    顧宛白覺得舒服不少,小手抓住他的領帶在嘴上一抹,擦去了殘余的污穢后,這才心滿意足地抬起頭看他。

    黑衣人仿佛見到了閻王一般,嚇得雙腿頓時有些哆嗦起來。

    裴墨寒繼續石化中……鐵青的臉漸漸發黑。

    “你這個混球,當初喜歡本小姐時,說什么天上的月亮都能給我摘下來,現在呢,跟我好朋友搞在了一起,呵!”顧宛白的眼睛濕潤了,小手握拳,胡亂的擊打著裴墨寒的胸膛,“你們一對狗男女,我再也不想看見你們了,快離開我的視線,有多遠滾多遠吧……”

    顧宛白已經醉了,開始胡言亂語起來。

    裴墨寒聽到她嘴里的話,頓時勾起了唇角,呵!原來她失戀了啊,很好!

    隨后,嘴角噙著笑,他將她一把打橫抱了起來……
    第二日清晨,酒吧頂樓的專屬房間里。

    床上的小人兒顯然是有些睡得不舒服,又是翻身又是踢被子的,一大片白皙的肌膚露在了外邊。

    “阿嚏!”顧宛白凍得打了個響亮的噴嚏后,這才幽幽轉醒。

    嗯……好累……怎么感覺全身像被大卡車碾過,又重新組裝了一般?

   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頸,顧宛白緩緩地睜開了眼睛。

   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陌生的環境,墨色落地窗簾,水晶吊燈,歐式優雅家具,布局也是她喜歡的風格。

    只是……這是哪里?!

    就在這時,突然她面前出現了一張異??∫莸哪橗?,他狹長的眼眸似笑非笑,鼻子如高聳入云的山峰,薄唇如刀削一般,緊緊地抿著。

    見她醒了,裴墨寒勾起唇,笑得一臉邪魅。

    “醒了?”

    顧宛白點點頭,愣了片刻后,她突然問道,“你是誰?”

    “我?”裴墨寒似笑非笑地望著她,“你說呢?”

    說完,他將那條名貴鉆石項鏈拿在她面前晃了晃,亮閃閃的光芒差點把顧宛白的眼睛給閃瞎了。

    這是她給趙佳佳買的生日禮物,可是……她卻和林文沖搞到一塊兒去了,所以……后來的事情漸漸在腦海里清晰……

    因此這個男人是……

    顧宛白頭疼地伸手擰了擰自己的眉心,她真是太亂來了,就算是男朋友出軌,也不能這樣糟踏自己啊,居然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了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。

    可現在后悔已經來不及了……

    想到這里,顧宛白趕緊爬起床,準備穿衣服,可手腕上卻是一緊,她被人重新按回到了柔軟的大床上,那個長相邪魅的男人再次逼近她,強烈的男性氣息傾刻間包圍住了她的身體。

    “你把我吃干抹凈了就想走?”

    顧宛白眨了眨眼睛,無辜地望著他,“不然呢?”

    “你就不打算……對我負責?”裴墨寒狹長的眼眸微微瞇起,長長的睫毛在眼睛周圍投下了一抹陰影,薄唇揚起一個魅惑的弧度,一般女人看到他這個表情估計都已經被迷得神魂顛倒了吧?只是……

    顧宛白一臉驚恐的看著他,“負責?”

    她沒有聽錯吧?這個長相帥氣的男人居然讓她負責?

    “怎么?不愿意?讓你負責就嚇到了?”裴墨寒有些好笑地看著她,讓她負責難道很為難么?

    “沒,沒有……那個,你要不要先去洗個澡?”顧宛白好心地指了指他身后的浴室,漂亮的大眼珠子骨碌碌地轉著。

    “洗澡么?折騰了一個晚上,確實該洗一個了!”

    聽言,顧宛白的臉驀地就紅了,這混蛋居然在話里占她的便宜,忍住一拳打過去的沖動,她朝天花板翻了個白眼。

    裴墨寒起身,進浴室之前突然轉身看她,“要一起洗嗎?”

    回應他的是顧宛白砸過去的枕頭,裴墨寒頓時大笑,心情愉悅地掃了她一眼之后,進了浴室里。

    “砰——”聽到浴室里面的水聲響起,顧宛白這才迅速地站起了身來,掀開被子就下床穿衣,動作幾乎是一氣呵成。

    負責?搞毛線,她才不要和這種男人扯上關系呢,為了防止他繼續要自己負責,她直接將那條名貴的鉆石項鏈放在了床頭柜上,之后瀟灑地逃之夭夭。

    等裴墨寒洗完澡出來的時候房間里已經空無一人了,只剩下桌上放著的那一條蒂凡尼的項鏈。

    走過去將項鏈掂起來,蒂凡尼,一百萬?裴墨寒勾起唇冷笑起來,深邃的黑眸里閃過一抹笑意。

    想和他撇清關系?想逃?呵!他裴墨寒想要的東西,還從來沒有得不到的!

    ……

    陽光明媚的午后,A市中學。

    校門口圍著許多人,顯然對事件的男女主角非常的感興趣,女主是A市中學的第一大?;?,男主則是她的男朋友,也是第一大校草。

    顧宛白雙手環胸斜睨著面前的林文沖,并不在意被同學圍觀,只是有點心煩。

    林文沖抓著顧宛白的胳膊,努力的解釋道,“宛白我錯了,我不該碰趙佳佳的,可你要聽我解釋啊,是她主動勾引我的,我的心里喜歡的人一直都是你啊,你還記得我們在一起……”

    顧宛白實在難以忍受了,憤怒地打斷他的話,“夠了!你有什么資格要求我原諒,你認為我顧宛白是會撿破鞋的人嗎?太可笑了!”

    顧宛白奮力地甩開他的手,想要馬上離開,誰知他又追了上來。

    林文沖“噗通”一聲跪在了地上,面色慘白,“宛白,我求你了,不要離開我,不要……”

    “啪——”一個清脆的巴掌聲響起,林文沖捂著臉面如死灰,顧宛白俯視著跪在地上的男人,眸子里盡是鄙夷,“男人膝下有黃金,林文沖,你不配做個男人!”

    顧宛白這一巴掌是替趙佳佳打的,既然碰了她,就應該負責到底,現在來求自己原諒,他置趙佳佳何地,隨便玩玩的嗎?混蛋!

    銀色蘭博基尼跑車停在馬路對面,帥氣的男人靠在車旁,清楚地看到了顧宛白甩人的那彪悍一幕。

    裴墨寒在心底里為她鼓掌,顯然對這個小女人的表現很滿意,他面無表情,雙手插在褲兜里走了過去,擋住了她的去路。

    顧宛白盯著面前的男人,疑惑的打量著,亞曼尼西裝,瑞士手表,很有品位的一個男人,只是她并不認識此人,只好道,“你是誰?”

    裴墨寒的嘴角抽了抽,這個女人竟然忘了他?!

    從口袋里掏出蒂凡尼的名貴項鏈在顧宛白的面前晃了晃,他輕聲道,“這樣應該記得了吧?”

    顧宛白驚訝的一把搶過項鏈,掩起嘴結結巴巴,“你……你是昨晚那個,那個男人?”

    裴墨寒還算好心地點了下頭。

    顧宛白的小心臟七上八下,她可不想昨晚的光榮事跡被大肆宣揚啊,只好道,“你,跟我走。”

    說罷,拉起男人的手便要離開。

    跪在地上的林文沖看到了,頓時惱羞成怒,立即站起身來扯過顧宛白的胳膊,咬牙切齒地逼問道,“他是誰?”

    顧宛白本就心煩,陌生男人的出現更是遷怒于林文沖,要不是他做壞事惹她去酒吧大醉,又怎么會招上他,還害她丟了清白呢。

    怒火沖沖的顧宛白挺可怕的,扯著裴墨寒的領帶便靠近他,“啵”地一口親在了他的臉頰旁。

    瞪著林文沖,顧宛白得意的介紹道,“這是我的新男友,跟你比覺得如何,也許你不知道,撞見你劈腿的時候我有多開心,終于找到理由甩掉你了,別太難過呀!”

    裴墨寒石化中,沉浸在顧宛白的親吻里細細品味,感覺和他想象中的一樣美好。

    林文沖惱羞成怒,揚手就要扇顧宛白耳光,可他剛一抬手,便被裴墨寒給攔住了,男人霸道的眼神令他恐懼。

    林文沖主動地縮回了手,嘴上卻不依不饒,“顧宛白你這個不知廉恥的女人,在外邊勾三搭四竟然還給我帶綠帽子……”

    “呵呵呵,林文沖,你是得了老年癡呆還是有健忘癥啊,我的行為和你比也不過是半斤對八兩了,有必要這么斤斤計較嗎?”

    顧宛白斜睨著他,女王似得指著林文沖的胸口,諷刺一笑,“我還你自由,往后你可以隨意花心了,祝幸??鞓放?,小心得??!”

    沒有人覺得顧宛白可憐,也沒有人不覺得林文沖可惡,這就是顧宛白,輸人不輸陣,她永遠都是高傲的。

    上一篇:寶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下一篇:百合小說肉*你的尺寸太大了,我容不下

    Copyright © 2021 - 2025 金柏玉 版權所有
    免責聲明:本站內容如有侵權,聯系站長:[email protected] 24小時內刪除!

    国内精品自在自线视频
    <td id="0a9w1"></td>
  • <acronym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0a9w1"><strong id="0a9w1"><listing id="0a9w1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0a9w1"><label id="0a9w1"></label></tr>
  • <p id="0a9w1"><del id="0a9w1"><xmp id="0a9w1"></xmp></del></p>

    <tr id="0a9w1"></tr>